抽刀断水

哦。

  我自闭了……邪教粮太少了

  今天做个反思。

  首先是he手册。目前更新正常,寒假能完结。正经题目,随便取了个别亦难。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

  其次是少年游。要等上一个完结了再折腾。字数多点,十万(非常自信地说),中考完了说不定都完结不了。

  还有一个准备一发完的短篇,相交,全职的。有点原稿,应该好写。

  最后一个是脑洞。难得一个正常的短篇bg,结局be。关于道义与情爱,这方面还没想好。女主人设都没个影子。薛洋这种典型恶棍也只有小时候能让人喜欢一下了。

  今天就像劫后余生似的。

  在想如果真就那样了,有没有其他什么人关心我。

  晨晞的话搞得我浑身冷汗。

  即使消失一天,也不会在意的。

  脑子乱糟糟的……

  因为这种事情火了,也不是很高兴。

  但愿没有我认识的人吧。

  沉迷码字……

  少年游要等寒假才能更(前提是HE手册那个到尾声)

  令人头秃,少年游看完一遍就暴躁,想动手大改……

  脾气也不是特别好了。

  很久没看千秋了。全职也不怎么看了。

  吃久了,越吃越挑,于是干脆不吃。

  所以这就是你爬墙的原因吗。

少年游 19

   1.末世/丧尸/异能paro,GL/BG预警。

  2.缘更,会填完(也许。

  3.禁止转载,谢谢。


  日暮时分,白橦林整整睡了十个小时,总算醒了。她踢了踢被子,揉眼伸懒腰,嘴上还不忘打哈欠。她从眼缝里瞟到了江临靠在窗前的侧影,道:“几点了?赶得上晚餐吗?”

  江临没偏头,淡淡道:“快六点了,差不多。”

  白橦林闻言心觉奇怪,定睛一看。

  江临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扰的丧气,眼帘低垂,上下睫毛凑到一块儿去了。她懒散地翘着二郎腿,像一摊烂泥般蜷缩在木椅上,发丝往两旁翘着,显然才吹干头发。

  白橦林试探道:“你这是……思春了?”

  江临一个趔趄,险些从椅子上滚...

少年游 18

  1.末世/丧尸/异能paro,GL/BG预警。

  2.缘更,会填完(也许。

  3.禁止转载,谢谢。


  叶卿芷的家离海边不远,一会儿便到了。白橦林东西不多,把包放在沙发上,在这里转了转:“江临,你父母呢?”

  江临微微侧向白橦林这边,低垂眼帘,冷冷道:“他们都死了。”

  白橦林露出一丝不解的神色,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呃,这件事。”

  她突然迷惑了:江临对熟人的在意程度登峰造极,为何轮到她的亲生父母时,脸色极差,甚至其间还有点记恨的意味?江临脸上莫不是还有一张皮?

  “没事。”江临轻飘飘说了一句,声音细小如蚊。她手里揣着一只小奶狗,正不安分地蠕动着。

  江临在...

少年游 17

   1.末世/丧尸/异能paro,GL/BG预警。

  2.缘更,会填完(也许。

  3.禁止转载,谢谢。


  “是啊,我讨厌你,我恨你!”江临理智全失,抽出一只手摸衣兜里的针筒。

  叶卿芷见她动了真格,胡乱一记手刀打晕了她。

  这场闹剧终于结束了。叶卿芷把江临抱到床上,盖好被子,擦了擦脸。他察看一番徐远洲的脖颈,已经有淤青的迹象,果真下手不轻,又问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这么大仇。”

  徐远洲苦笑,喃喃道:“没事,没事……”

  叶卿芷被他这一回答气得发笑,又不能拿他怎样,眼见天色不早,撂下一句话,回房睡觉:“我看你还是想想怎么别让她一醒来就打你。”

  徐远洲呆坐...

  在想我写文是干什么的……好像没思考出来个答案。我自己都捯饬不好……反正心情不好。

  这些天沉迷学习,根本没空去想那些东西,摸着键盘,明明很想写一些东西,一些场景,但动不了手。就感觉很陌生。

  回忆我的习惯,我的词汇,我的大纲,竟然是毫无头绪的。

  都是几个月热度吧。爬墙很厉害,很频繁,搞得我也不知道该蹲在哪个坑。相交,葬花,莫回头,这些都是以前认认真真想过动笔写完的故事,但没有一个做到了。

  太烦躁了,静不下来。秋天容易复发啊……前年比较严重,去年还好吧。

  希望今年它别来找我,真的。

  有生以来头一次遇到这么多事的圈。

  我只想佛系粉书1551我要头秃了……

  是该说我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好呢?

  沉思.jpg。

© 抽刀断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